交流互动
COMPANY NEWS
看到比尔·盖茨如何在硅谷创立和成长
发布日期 : 2017-12-27编辑 : admin 浏览次数 :
6月28日,新京报“寻找中国创客”六月论坛在上海举行。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做主题发言,分享饿了么成长历程中遇到的“几个坎”。张旭豪说,和巨头竞争,资金非常重要,但不是最核心的,产品和用户体验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。跟BAT这些大公司相比,创业公司有很多优势,船小好调头,离消费者和用户更近,可以设计出及时响应消费者需求的产品。更重要的是,与巨头竞争,心理上不能畏缩。
 

  创业初心源于一部电影

 

  张旭豪说自己的创业初心,是当年在大学宿舍里看的一部电影。他看到比尔·盖茨如何在硅谷创立和成长,感到非常兴奋,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资源和人脉的年轻人,可以通过技术改变世界,所以他从那时就开始准备,希望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改造传统行业。

 

  饿了么的成长历程也有许多坎坷,他说,饿了么从0到1的过程非常艰难,资本、团队、战略都不清晰,最困难的时候,团队只有4个人,又做客服,又做配送员,每个人都有很多个职位。“当时我们去拿投资,因为是大学生团队,被投资人拒绝。在那个时候,我们有一个信念,一定要坚持下去。”

 

  从微创新到搭建管理体系

 

  张旭豪说,饿了么刚开始做的时候,还是PC时代,要说服商家买电脑,加入饿了么平台,团队花了三年的时间,把交大周边40多家餐厅拉上了网线。“上网一年的费用要几千块,我们帮商家拉WiFi,几家一起共享,把网费降下来。”

 

  为了降低成本,饿了么团队做了很多微创新。因为台式机比较贵,就想做一些微型计算机,张旭豪到二手电脑市场买了很多主板和微型显示器,拼拼凑凑做了小型电脑,一台电脑配下来成本控制在2000块以内。

 

  “创业之初,我们做了很多跟主营业务无关的事情,但是这些事情都很必要,如果没有做,我们也做不到今天。”

 

  拿到投资后,饿了么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管理问题,特别是跨城市的管理问题。张旭豪说,当我们的城市逐渐增多,团队有些失控。我们不得不搭建管理体系,确立文化价值观,连续三四天通宵跟各城市沟通,传递价值观和文化,这是痛苦挣扎的半年。

 

  和巨头竞争不畏缩

 

  后来面临巨头进入,饿了么一天10万单的时候,阿里巴巴进入,后来美团和百度也进入市场,推出外卖业务。

 

  张旭豪认为,和巨头竞争,在心态上不能畏惧。“BAT和你竞争的团队只是他们其中一部分,即使和巨头打,创业公司也有优势,在心理上不能畏惧和退缩。”

 

  和巨头竞争,资金非常重要,但不是最核心的,产品和用户体验是最核心的,大公司的层级比较高,离消费者远,创业公司离消费者和用户更近,可以设计出及时响应消费者需求的产品。

 

  经过这一轮轮的战斗后,饿了么最终生存下来,张旭豪总结了三点。第一,要坚持,不到最后永远不能放弃。第二,不要畏惧,作为创业者永远都在以小搏大,不要畏惧巨头的竞争。第三,要做一个巨大的市场,切入点要小,但市场一定要大,这样团队更加有动力,更有激情实现目标。

 

  ■ 对话

 

  针对“冲榜”质疑映客称“很干净”

 

  投资人郑刚犀利发问,映客COO杰西表示其“很老实”,没有作弊动作

 

  6月28日,在新京报“金融之都,重估创造的价值”六月论坛上,作为压轴对话,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与映客COO杰西围绕直播金融展开讨论。

 

  在互联网创业领域,很多平台都曾陷入冲榜造假的质疑,映客作为2015年在直播领域快速崛起的黑马,也曾一度陷入“刷榜”的质疑声中,在本次论坛上,作为映客投资人的郑刚围绕该问题犀利发问,杰西也首次对此作出了正面回应。新京报记者 王鹏

 

  热门主播收入可达十几万

 

  郑刚:大家都很关注主播的收入问题,外界传闻很多主播在映客上实现了财务自由,是真的吗?

 

  杰西:其实映客所有的主播收益都可以在映客的主播界面看到,这个是一个公开数据,大部分主播的收益可以从映票计算出来,在热门前50名主播里面也有十几万左右的收益。

 

  郑刚:映客未来会不会允许开私聊房间?

 

  杰西:现在有私密房间,可以设定一个密码,进行小范围的交流,可以分享更多的干货。

 

  郑刚:去年到今年,有媒体报道直播平台自己充值去完成冲榜、刷榜,对此你怎么看?

 

  杰西:映客在这个方面挺老实的,映客在苹果榜单和应用榜单里都很干净,不管是应用的热销排名还是热榜都没有作弊动作。到今天为止,我们在中国区的社交榜和总榜里都有很好的成绩,我们其实也有自己的担忧,因为用户的喜爱是映客从创立到现在的动力。

 

  郑刚:我认为也应该这样,但是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,直播平台上的主播变得鱼龙混杂,映客怎么完成监管?

 

  杰西:我们从2014年做第一个产品时,就做了严格的审核,到今天为止映客的审核已经超过了千人团队,我们希望给好的用户一个更健康、更积极的环境,这是映客的使命,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。

 

  郑刚:那现在外界也在说直播平台上存在“机器人账号”,新人直播也会有人看,这是怎么回事?

 

  杰西:新人进来的时候为什么会有观众看,因为我们有一个算法,映客的力量是集中和独占的,我们希望新用户进来的时候会得到用户关注,所以我们随机分配了一些新增用户给新人,这是有一些算法和调控,也是映客长久的任务,我们需要优化这个算法。

 

  “映客拿到红利,但市场还很大”

 

  郑刚:映客和其他直播平台有什么区别?

 

  杰西:映客之所以这么受年轻人欢迎,因为它是一个社交手段的进化,是一对多的方式,可以很方便地把个人的生活方式和信息传播出去。最早的时候,映客做了一个非常坚定的选择,我们不提倡公会介入直播形态,映客提倡把自己好的经验和技能、才艺做分享,一旦把公会制度引入直播平台,其实无形中给全民直播设定了门槛。

 

  郑刚:作为投资方之一,我们也认识到映客和其他直播平台的不同,正是因为你们不提倡公会的方式,所以有更多的自由,但是如果其他平台引入公会,是不是会对映客造成压力?

 

  杰西:其实这个压力一直都在,如果进入公会提高了门槛,其实对主播的约束力很弱,因为我们没有用条约把他们框定在平台上,直播是一个进化了的先进交流方式,如果真的设置一个很高的门槛,把主播绑定在这个平台,也是对于初衷的违背。

 

  郑刚:你觉得在移动直播领域,是一家通吃,还是还有机会?

 

  杰西:直播是在一个传统社交之后更先进的社交方式,映客从一开始到现在,发展的时间非常短,但是又非常快,我们拿到了行业红利,这个大市场并不是映客一家可以做到尽善尽美的。映客在2015年所有的动作不过是把更优良的内容,更主流价值观、更清新、更健康的内容提供在流量更多的地方,我希望大家可以打造健康、积极的平台,这是我对行业的期待,对所有同业者的期待。